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时评  >  每日论谈

【丝路话语】让单眼盲人取得教师证不再成为新闻

 2020/09/15/ 22:23 来源:每日甘肃网-丝路话语 张智全

  张智全

  9月14日,历时四年的多次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单眼盲人王丽(化名)终于拿到了她为之奔波多年的教师资格证。从2016年7月至2017年11月,在浙江义乌从事幼教的单眼盲人王丽,已经两次因教师资格考试体检标准认证与义乌市教育局、金华市教育局对簿公堂,打赢两次行政诉讼,赢得一次行政复议,但一直未能取得教师资格证。最终,在金华中院的主持下,义乌教育局向王丽颁发了幼儿园教师资格证。(9月15日《北京青年报》)

  前后经过三次申请、三次驳回、三次复议、两次一审、两次二审,单眼盲人王丽历时四年才如愿以偿取得幼儿园教师资格证,可谓艰辛备至。尽管最终的结果令人倍感欣慰,但欣慰之余,更需要深思的是,如何从根本上消除王丽这类单眼盲人群体的就业障碍,让他们取得教师资格证不再成为新闻?

  单眼盲人能否当教师,在公众的普通认知逻辑中,并不是一个复杂的答题。一般说来,单眼盲人虽然存在一只眼失明的生理缺陷,但并不影响其教书育人,教育主管部门以体检不合格为由将其拒之门外,显然有违朴素的公平观。即使上升到法律层面来论是非,法律也应兼顾基本的人情伦理和社会常识,而不能对单眼盲人一刀切地设置就业障碍。

  然而,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在实际处理中,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从本案王丽的遭遇来看,当地教育部门之所以在其笔试、面试均过关的情况下,不给其发放教师资格证,主要缘于体检不合格。根据教育部和浙江省有关规定,体检不合格者不能当教师,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不给王丽颁发教师资格证,也在情理中。但问题的关键是,单眼失明这一生理缺陷,是否属于教师资格认定体检标准中的不合格情形,目前尚无明确规定。在这种情况下,不给王丽颁发教师资格证,显然值得商榷。

  实际上,单眼盲人难以取得教师资格证,在深层次上反映了如何精准适用法律的问题。众所周知,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享有平等就业的权利,劳动法、就业促进法、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对保障劳动者公平就业、禁止就业歧视也作了相应规定。根据“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基本法治原则,单眼盲人不会因一只眼的失明而妨碍自己的正常教学活动,即使相关法律规定了体检不合格者不能当教师,但在法律没有明确界定单眼失明属于不能当教师的情形时,也应根据宪法精神和上位法的规定,让其取得教师资格证,而不能机械适用法条,人为地给单眼盲人设置就业路障。

  职业资格证是公民个人能否顺利就业的基本前提,涉及个体的切身利益,政府主管部门在职业资格证的授予方面,无疑应秉承最大限度保障公民个人基本就业权利的法治思维。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讲,若要让单眼盲人群体在取得教师资格证方面不再有就业障碍,显然还需要法治的发力。

  一方面,教育主管部门要及时完善教师资格认定的体检标准,以科学合理的标准把那些对教师职业无实质影响的生理缺陷排除在任职门槛外;另一方面,教育主管部门要切实摒弃机械适用法律的抱瓮灌园思维,自觉对偏离法治轨道的行为及时依法纠偏。同时,要进一步畅通相对人的司法救济渠道,让司法对那些随意给相对人添加义务的责任主体依法追责。如此多管齐下,才能倒逼教育主管部门把教师资格证的授予规范在法治原则内,单眼盲人取得教师资格证不再成为新闻亦才能在法治的兜底保障下,真正可期。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