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时评  >  每日论谈

【丝路话语】女翼装飞行员身亡背后的冷思考

 2020/05/20/ 07:28 来源:每日甘肃网-丝路话语 陈广江

  陈广江

  搜救多日,奇迹没有发生。记者从湖南省张家界市获悉,5月18日上午在天门山发现的疑似失联者遗体,已确认是5月12日在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中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安安(化名)。遗体已于18日晚送往张家界市殡仪馆。失事时,女翼装飞行员的飞行路线偏离。经后期确认,她的降落伞包未打开。

  安安之死,震惊了极限运动圈,也震惊了无数普通人。在极限运动方兴未艾、渐呈大众化趋势的背景下,安安的不幸坠亡值得深思。

  因难度大、危险性高、专业性强,极限运动属于典型的小众化运动项目,而翼装飞行则属于极限运动中的高难度项目。因此,和翼装飞行员谈安全,似乎有班门弄斧、多此一举之嫌——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翼装飞行的危险性,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安全的重要性。

  安全是相对的,危险是绝对的,极限运动中任何微小的失误都足以致命,而极限运动者对此了然于胸,并因此而被称为“理智的疯子”。据报道,酷爱极限运动的安安在参加活动前签了“生死状”,在很早前还签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换言之,对于死亡,她早有预料,早有准备,但选择了“向死而生”。

  种种迹象显示,安安的死更接近于意外事故。当天天气条件不错,安安自身技术过硬,保护措施比较规范,出事前还顺利完成了几次试跳,但偏偏在翼装飞行拍摄时出了差错。多年来,极限运动意外伤亡事件屡见不鲜。有一种说法是,翼装飞行死亡率高达30%。

  翼装飞行如此危险,为何依旧不乏参与者?别误读了极限运动,也别误读了这种挑战精神。事实上,极限运动不等于“玩命游戏”,挑战极限也不等于不热爱生命。挑战人类自身和自然的极限,必然存在一定风险,而极限运动的魅力和价值恰恰就是这种冒险精神和挑战精神。目前,多项极限运动已入选奥运会。

  尽管不能因伤亡率高而否定极限运动,也不能因安安的坠亡而否定其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和自由,但如何尽可能地避免伤亡及其带来的影响,则是一个很严肃很现实的问题。极限运动者可以“为自己而活不后悔”,但任何人都不是独立的存在,“活出自己”的同时也应顾及亲人乃至社会的感受。

  在极限运动门槛不断降低的语境下,更应把“量力而行,安全第一”这个常识放在突出位置。比如说,安全防范措施到底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好”?手机或GPS设备等是否应成为必备随身装置?对玩家的经验积累是否应适当提高标准?这些都是值得业内考虑的问题。

  此外,立法也应及时跟进,用完善的制度为极限运动“护航”。当前,我国户外运动领域并没有专门立法,对相关安全事件主要依据《侵权责任法》处理。接下来,有必要细化极限运动领域的法律法规,用法定条款明确极限运动组织者和参与者需要承担的义务与责任。极限运动需要高度自律,也需要他律监管。

  极限运动不会因一次悲剧而停止,但悲剧应为后来者敲响警钟。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