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每日论谈 正文

老人索要“带孙费”与“中国式啃老”

来源: 人民网-观点频道  作者:   2015-10-20 15:13  编辑: 冯乐凯


  “实名火车票”挂失繁琐暴露何种悖论?

  背景:浙江大学学生小陈日前因上车前发现丢了火车票,在列车上向列车长出示了12306网站购票成功短信、邮件和身份证等被要求全价补票且无法退票后,感到不合理,将昆明铁路局诉至法庭。

  新京报发表刘高的观点:不少地方乘坐高铁已经无需纸质车票,凭着有效身份证便可直接通过出入卡机乘车。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有效客票”早已不限于纸质车票,能够证明有效客运关系存在的其他凭证还有很多,例如,网络购票成功后的短信提示、电子邮件、支付凭证等。并且,在实名制的大背景下,经与身份证核对,要证明有效客运关系的存在并非难事。在技术已然进步的情况下,如果铁路方面仍然坚持必须凭纸质车票乘车,不能不说是一种无视技术进步的僵化思维。铁路方面在公开回应中称:铁路推出丢失车票挂失补办措施,旅客先办理补票、进站乘车,核实丢失车票使用情况后,到站再退回补票款。这一方案程序繁琐,将一件本来挺简单的事情搞得过于复杂。在实名制的背景下,车票挂失还有意义吗?

  京华时报发表兵临的观点:铁路局一味强调自己只能执行规定,看似振振有词,实则缺乏市场公平的理念和现代法治思维,是以一种刻板的规定来否弃市场的基本法则。不是去积极寻求合乎公平正义的理解与解释,也不是去向上级部门反映并推动不合理规定的修改完善,而是罔顾维权者的诉求,用一种机械化的理解甚至曲解法律条文,在“按规矩办事”的借口下,故意屏蔽、减损公民权利,凸显出浓厚的部门利益思维。其实很多时候,只要触及部门利益,再不合理的规定都可能得到严格执行,而从根本上缺乏制度嬗变的动力,最终的结果往往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殊不知,在舆论更加多元开放、法治更加深入人心的背景下,面对管理中出现的折射制度痹症的个案,将其作为契机,及时推进制度规定向合理化方向改革完善,才是取信于民、良善发展的正途。

  小蒋随想 :让乘客先补票乘车,在核实丢失车票使用情况后,到站再退回补票款,火车票挂失补办流程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铁路方面必须先查明丢失的车票未被使用,才能退给乘客票款。这其实蕴含一个悖论——在车票实名制的背景下,本该只有购票乘客本人才能使用相关的实名车票;如果不是乘客本人,车票怎么会被使用?说白了,这透露出铁路方面变相承认“票不对人”性乘车的存在,对自身的验证环节没有信心。如果发生“票不对人”性乘车,铁路方面显然存在工作失误,但铁路方面并不愿承担相应损失,而是将责任全推给丢票乘客。从利益角度,铁路方面的利己行为,不难理解。但人们不禁要问:如果铁路方面也有错,凭什么让乘客承担全责?“票不对人”也能乘车,火车票实名制的意义何在?

  老人索要“带孙费”与“中国式啃老”

  背景:广西陆川县56岁的杨金美将儿子、前儿媳告上法庭,索要“带孙费”。老人称,儿子媳妇一回家就玩手机,带孩子成了她一个人的事。前儿媳认为,老人带孙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能把亲情利益化。法院最终判决,夫妻各支付“带孙费”12000元给杨金美。

  扬子晚报发表王丽美的观点:杨金美老人并不是一开始就索要“带孙费”的,而是在隐忍了十几年,精力不支,财力不济,儿子儿媳撒手不管的情况下,忍无可忍将其告上法庭,可见无偿带孙还是大多数家庭比较常见的模式,而这种模式之中往往隐藏着难以言表的爱与痛。我国法律规定,抚养教育未成年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在父母有抚养能力的情况下,小孩的爷爷奶奶(即祖父母)或外公外婆(即外祖父母)对自己的孙子女或外孙子女并没有法定抚养教育义务。但杨金美老人儿子、儿媳一直都将孩子甩给老人,也不给孩子的生活费,为人子女者不体恤老人,为人父母者不尽到父母责任,只顾自己玩乐,是变相啃老。支持老人索要“带孙费”的法院判决,则在父母与子女、义务与权利、亲情与责任之间厘清了一条法律界线。

  小蒋随想 :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法律是保护公民合法权利的最后救济渠道。一般来讲,面对儿女“适度啃老”,绝大多数中国父母是心甘情愿的,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父母出钱为儿女买房或盖房、还主动贴钱帮着带孙子孙女。但感情交融应是相互的,在为儿女付出的同时,父母也渴望儿女能够多陪陪自己、常回家看看,以切实的行动表达孝心,让父母感到欣慰。在和睦的大家庭里,彼此扶持与关爱,而非相互算计与矫情,是必然的前提。可在现实中,确实有一些不孝的儿女对父母“小车不倒只管推”,并且千方百计地算计父母的那点财产,父母患病要人照顾、要钱医治时,又没良心地“躲”了,让老人伤透了心。此时,光有道德说教可能是无效的。对法院而言,面对父母状告不孝儿女的案子,一般会先进行调解,希望双方能坐下来好好谈,在少伤和气、解决矛盾的情况下,化解家庭纠纷。但如果双方分歧过大,或是某些当事人太“不是东西”,法律终归要为权益受侵害的一方主持公道。本例中,法院判儿子与前儿媳各支付老人“带孙费”12000元,赢了官司的老人却未必欣慰。因为,法律无法改变某些人的不孝与德行,这仍然是一种悲哀。

  

  

  

  

 

  

   小蒋的话:

  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