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文集 正文

侯文学:蛋形小屋是高房价激发的灵感

来源: 每日甘肃网-丝路话语  作者:   2010-12-02 08:51  编辑: Jane


  侯文学

  在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一家建筑设计公司楼下,一座小屋像一颗巨大的鸡蛋,立在草坪上。小屋两米来高,麻袋拼成的外皮,看上去有些不起眼。“蛋壳”上,被掏出一个椭圆形的小门。小屋的下边,装有轮子,可以挪动……这是就职于这家公司、刚大学毕业半年的24岁青年戴海飞花了6427元建造的蛋形小屋。(见2010年12月1日《新京报》)这则消息,不能不令人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戴海飞曾在湖南读大学,从网上找到北京这家建筑设计公司实习,毕业后就留了下来。这位老家在湖南农村的“北漂族”,原本租住那种一个大屋被木板隔成很多小间的十几平米的房间,每个月的租金就800至900元,退房时还被中介以各种理由克扣了押金。为了能够在北京生存下来,他利用公司设计创意,以竹子作材料造出来一座“蛋形”小屋。尽管小屋到夜里温度仅有零上3~4度,但他觉得很自由。没有房租,每天吃饭不用再考虑怎么省钱,还在清华附近办了张游泳卡。每天下班后,就去游泳,顺便洗澡、桑拿,周末时出去逛逛北京城,有时间还能和朋友聚会。“不租房,我也是‘月光族’,但我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戴海飞如是说。当他把自己的生活打电话告诉了外出打工的父母时,他们觉得能省下房租,竟然也挺高兴的。

  近年来,在地方政府卖地财政、开发商追求暴利、游资热钱炒作等多重因素作用下,房价像坐了过山车一路飞扬,使本来具有居住功能的住房,变成了当年疯狂的君子兰、普洱茶、冬虫夏草、奇石,今年的大蒜、生姜、辣椒、大红袍……价格被炒到离谱的程度。尽管蛋形小屋主人戴海飞没有过多谈及北京房价问题,但说到父母为其攒钱买房、娶媳妇的事,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以他们(父母)的工资水平,在北京买套房需要工作两三百年”。对于房价这一尽人皆知的问题,大概不需要他说更多的话了,这一句已经足够了。

  唐代伟大的诗人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最后两句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读了这样的诗句,或许会让戴海飞们产生共鸣,或许这也是更多人的期待。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