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每日论谈 正文

陈庆贵:赌房价娱乐背后隐喻几多蚁族的苦涩与无奈

来源: 红网  作者:   2010-11-25 08:14  编辑: Jane


  房价预测竟然娱乐到了赌的程度,无论如何让人笑不出来。

  日前,全国房地产经理人联盟副秘书长陈宝存和独立财经观察员侯宁的一场房价打赌,再次引起外界对未来楼市走向的关注(11月24日《新闻晨报》)。

  应当承认,赌只是赌客玩家游戏,兴许原本大略就属“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完全认同一位房地产业内人士的判断,赌房价并不是正常学术讨论,于市场毫无意义,二人不过是在炒作。“跌50%本身是个伪命题,以哪个楼盘为参照系?以谁发布的报告为准?侯宁的观点是2012年北京五环内房价较今年下降50%,而北京似乎还没有专门统计五环内房价的数据。”问题是,好事者为什么要赌?是谁为他们提供了赌资赌具赌场?

  为什么要赌?因为中国房价久来不按规则出牌。当下,中国房价有三样东西举世闻名堪称奇观,一谓畸高导致“房子在地上,房价在天上”;二谓疯涨导致“今年最高价,明年最低价”;三谓调控组合拳“拳头打在棉花上”导致“屡调屡涨屡涨屡调”。

  为什么要赌?因为一次次专家预测难逃失灵宿命。关于专家据以市场“无形之手”作用规律和政府“有形之手”调控力度,预测房价将下降多少多少的预测恐怕已有N次。然而,几乎每次政府调控祭出“国#条”,都会引发专家预测房家下降多少的预测,悲哀的是,尽管预测专家出身及预言下降幅度不同,但结果毫无二致:失灵!

  既然为赌,赌局结果如何就不重要。因为赌本不过是区区一版报纸广告抑或2.5万元人民币。3年前,独立评论家牛刀与经济学家徐滇庆也曾设下了轰动一时的“赌局”,称如果2008年7月11日的深圳房价比一年前低,徐滇庆将在报纸上用整版篇幅向深圳市民道歉。结果牛刀赢了,徐滇庆也践行诺言在《南方都市报》登报道歉。本次开赌侯宁因预测2012年年底北京房价跌50%被陈宝存“拍砖”,侯宁随后以不少于250人参加花费不少于2.5万元酒席作为赌注,与对方设下一场“赌局”。

  既然为赌,就甭指望改变房价调控“有形之手”剑走偏锋投鼠忌器的无奈与太息。事实上,房价“屡调屡涨屡涨屡调”之症结已有明眼人点破。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产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清杰认为,房地产市场的治本之策,第一是土地制度;第二是财税体系,或者说中央和地方政府分税体系;第三是对地方官员的考评体系。在这三大方面没有彻底扭转的情况下,房地产市场运行是有制度惯性的,价格上涨的推动力量没有办法处理消除。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名家讲坛副理事长李开发在接受采访时则说,房价是否下跌取决于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从2005年至今房价一直在走高,这说明政府的调控政策并不在于压制房价,而在于规范房地产市场,特别是防止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既然房价没有跌,就说明调控的目标并不在于降房价,又凭什么说后年就能跌50%?”

  要命的是,赌来赌去,房价还是涨!专家学者均表示,虽然房价打赌“挺吸引眼球”,但经济领域内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声称“北京房价将下降50%”说法并没有依据。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并没有触及房产“体制”本身,从长远来看,包括北京在内的大城市中心地带和城市新兴地带房价很难出现下跌趋势。赌可以让赌家在刺激中娱乐,赌可以让媒体找到吸引眼球的看点;只是,围观赌局,一次复一次期望房价回归理性的老百姓却乐不起来,对痛苦挣扎中的蜗居蚁族而言,他们只有莫名的烦躁,甚或只有大失所望后的骂娘。

  朱自清先生曾在绝响《荷塘月色》里写道:“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而我从赌房价娱乐的背后,看到的分明是蜗居蚁族们苦涩期盼、无奈等待的眸子,终究热闹娱乐是赌客们的,围观蚁族们除了苦涩无奈什么也没有。

  [作者:陈庆贵]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