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每日论谈 正文

杨兴东:公众不能把道歉当做围观“李刚门”的终点

来源: 红网  作者:   2010-10-25 10:36  编辑: Jane


  河北大学校园车祸事件肇事者及其父亲22日亮相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向车祸受害者及其家属道歉。对于李刚父子的道歉,陈晓凤的哥哥认为,这更像是逢场作秀,没有实质作用,也不可能给受害者家属任何安慰。“谁都不会说自己是个坏人,这种道歉我不能接受。”(据山东商报10月24日)

  如果此案没有太多的反常,也许我们对李刚的道歉会坦然接受,而在这场道歉之前的太多诡异,却时刻提醒我们不能被这场道歉感动。从撞人到道歉,这当中足足有七天的时间,李刚可以出来道歉,而他却选择了沉默。而就在这七天时间里,河北大学又对围观群体发出了“封口令”。我们不由得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假使李启铭撞人之后保持足够的低调,那么李刚还会出来向公众道歉,向受害者道歉吗?七天时间,足以使黑变白,老母鸡变鸭。唯一值得高兴的是,人们保持了持续不断的关注热情,微博上掀起了“我爸是李刚”的造句大赛。如果没有这些,我们很难想像事情的结局。李启铭案,道歉并不是它最后的终点。

  对于李刚父子的道歉,陈晓凤的哥哥评价,这更像是逢场作秀,没有实质作用,也不可能给受害者家属任何安慰。晓凤他哥看得明白,即使是上央视道歉,在案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之下,单靠官员口头上的一句“依法办理”,又怎么能够保证李启铭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更何况这出来承诺的官员,还是肇事者他爹!封口的行为,我们可以善意的理解成校方单方面的揣摩“上意”,但在这种行为当中,我们已经清楚地解读出“他爸李刚”的号召力。

  眼下,针对李刚,已经展开一场淘粪运动。而这场姗姗来迟的口头道歉,或许是公权惧怕阳光,亦或是权力营救亲子。总之它是一场“危机公共”且没有丝毫“诚意”——案件既没有异地审理,李刚也没有司法回避。而另一个备受关注的细节便是,身为实习生的李启铭,哪里来的钱开豪车?这不由得使人揣测,莫非豪车也是“他爸李刚”福荫下的一点雨露?似乎是配合人们对其子豪车的怀疑,日前网帖又暴出李刚拥有多处房产,并标明了房产的具体所在位置。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高调做人的儿子间接把“爸爸举报了”。

  因而,眼下这种极具偶然性的道歉,所有关心李刚门的人们都不能抱以太大的希望。因为倘若我们被感动,被“危机公共”,那这之后的司法正义,谁都不能预料。鉴于此,这场围观李刚的全民运动决不能就此止步,须知道,我们手中有围观也只有围观的权利,一旦止步可能换来的就是法律的退步与公平正义之殇。“李刚门”的幸在舆论监督,不幸也在舆论监督。如果官僚子弟言行日渐低调,我们拿什么来消弭官二代内心深处的“我爸是王刚”,“我爸是赵刚”的等级优越感,而又当如何监督那些“低调”的不法举动?这是我们从李刚门中所应展开的更深层次的思考。

  [作者:杨兴东]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