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甘媒观点 > 科技鑫报 正文

没有高房价有多少人能“中产”

来源: 每日甘肃网-科技鑫报  作者:   2010-07-20 09:26  编辑: Jane


  北京工业大学和中国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2010年北京社会建设分析报告》显示,目前北京中产阶层在社会阶层结构中所占的比例已经超过40%,约540万人,多数中产是“房奴”、“车奴”。(7月18日《京华时报》)

  北京中产达540万人——不过,事实上,纵然是很多被归结于中产行列之中的人,似乎也没有“中产”的认同意识。在当前的社会语境下,时下所谓的“中产”,在很多时候,更像是一个介于顶尖富人和最底层穷人之间的一个社会群体的笼统称谓。比如在某些国企,高层管理可称为“富人”,职工可谓是“穷人”,中层管理虽然收入略高,但距“中产”还差得太远。另外,个人收入增长滞后于消费价格的提高,让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对未来预期的焦虑感。特别是在房产、教育、医疗等生活必需品长期居于不合理价位的反衬下,“中层”的归属认同感自然要走低。

  当前畸高的房价已经成为万夫所指。越来越多的人将连续多年上涨的高房价,视为中间阶层缺乏中产归属感的罪魁祸首。当前,中间阶层力量薄弱,无法起到社会阶层流动加速器的应有作用,导致精英寡头化和底层人固化——这是一个不争的社会现实。然而,中层不“中产”,与高房价有必然的因果联系吗?

  毫无疑问,高房价让一部分“中产者”为之付出了更高的生活成本,甚至不排除有的人因此而“返贫”重归“下流”。但必须认识到,中产孤单身影的背后,是更多“草根”面临更大、更重的向上流动压力,长期不能获得“新鲜血液”的注入,才是中产阶层不能充当社会中坚阶层的主要因素。而这,绝不是房价这种单一的社会商品价格所能造成的,高房价所引发的人居成本的提升,充其量是阻碍社会阶层互通流动的众多因素中一个小小的“因子”。

  在笔者看来,症结还是在于,社会收入分配的不公。社会各行业“精英”所组成的强大方队,具有“分配制度的制定权”,出台的收入分配方案带有强烈的“自私性”;而大多数草根则对此缺乏话语权和监督权,无法对制度的设计者即精英阶层进行有效制衡。由此,贫富差距加大,社会财富分配脱离正义轨道呈现出两极分化式分配特征——富人与穷人的分野自然形成,中间阶层不过是财富分配中一面“面子”效能的镜子。分配不公的财富帷幕下,社会消费所产生的阶层流动阻碍只是表象。参与社会财富分配的机会不平等,财富的机会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才是哑铃型社会结构形成的根本。

  高房价是一个市场问题,折射出不健康的经济状态。但高房价引发的“买房难”与阶层“流动难”是两码事,不能混淆。试问:没有高房价,又有多少人能够“中产”?因此,中层不“中产”,社会中间阶层力量薄弱、归属感缺失,追根溯源,其实并不是高房价惹的祸。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