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财经时评 正文

“首富”的倒下与企业家的新起点

来源: 东方网  作者:   2010-05-19 15:51  编辑: 师向东


昨日,国美集团原董事局主席黄光裕涉罪案一审宣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和单位行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虽然黄光裕还可能提起上诉,最终量刑或许会有调整,但此案的基本案情和性质已然明确,而从昔日“首富”和国美这一著名零售品牌的创建者,到牢狱中的认罪服法者,黄光裕的命运也已确定。中国企业界应当对黄光裕案深长思之,并从中汲取教训。

黄光裕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者,有着出众的商业敏感和创业精神,他创建的国美也是一个有代表性的民族商业品牌。他最终倒下,不是因为中国缺乏企业成长的大环境,不是因为企业竞争力不够,主要是因为个人没有与时俱进,自我超越,坚定不移地走一条阳光下的、可持续发展的正道,没能守住应有的底线,而陷入了机会主义的陷阱不能自拔,最后越陷越深,迷而难悟,追悔莫及。

也就是说,黄光裕之所以尝到苦果,主要是自己先种下了苦因。

我们一直强调企业家精神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正如柯兹纳(Kirzner)所言,经济增长经济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企业家发现经济学(the economics of entrepreneurial discovery)。推动经济增长的主体是在不断深化的劳动分工(专业化)中运用知识的企业家,他们发现新的机会,对资本、劳动、技术和原材料进行配置,不断创新以满足消费者的需要。这是企业家的正途。

在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期,释放出了大量的创业机会和致富机会。一方面,改革开放和向市场化的演进,给企业家创造出了市场扩大与分工深化的机会,很多过去没有的市场出现了,谁喝了“头啖汤”就能迅速实现原始积累。当市场竞争加剧后,谁能够在管理、服务、产品创新、成本控制等方面下工夫,就可能继续其优势。而另一个方面,由于不少体制性弊端依然存在,导致中国也有大量借助“寻租”而获取利益的机会。所谓寻租,就是透过对管制权力的腐蚀以牟取“权力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的价差,包括资产、资源的价差,转轨转制的价差,国有产权改制和土地财产转移的价差,项目审批与优惠政策的价差,知晓政策信号早晚的价差,征税多少和司法宽严的价差……这些价差构成了一种很现实的诱惑。能不能抵抗诱惑,是决定企业家能走多远的关键。我们看到,黄光裕最终也没有抵抗住权钱交易的寻租诱惑,走向了歧途。

黄光裕的教训也提示我们,建设清明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环境的重要性。美国学者鲍莫尔的研究指出,尽管所有的资本家的目的是追逐利润和财富,但在追逐利润和财富的过程中,有的资本家从事创新和模仿等生产性活动(productive),有的资本家从事诸如寻租等的非生产性活动(unproductive)甚至破坏性活动(destructive),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由社会制度环境所建构起的激励结构(the reward structure in the economy)。吴敬琏教授也指出:“只要真正建立起激励生产性活动、抑制非生产性活动的一系列制度和规则,中国民间所蕴含的企业家才能就一定能够在创新领域得到充分体现,中国走向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要让中国企业家都走正道,从事有价值的生产性、创造性活动,告别寻租投机的路径依赖,就需要整个社会努力推进法治建设,大力压缩和剔除寻租环境,防范和阻止各种形式的利用权力徇私舞弊的问题的发生。最近,有媒体爆出一条消息:为拒绝一基层公安局长200万元的索贿,山西大同一位企业家被关了941天。此类公开的勒索无异于抢劫,这种权力生态必然会加剧权钱交易现象的常态化,并使人们对种种潜规则日益麻木,直到日积月累,酿成大错。

而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目前最迫切的是自我超越,从机会驱动转向能力驱动,从寻租冲动转向价值驱动。中国企业家必须意识到,中国的商业环境正在深刻变革——从粗放的、不计社会成本的、法治不健全的、急功近利的环境,转向集约的、体现社会责任的、法治化程度提高的、立足长远的环境。因此,真正的企业家,一定会根据中国商业土壤和社会环境的变化,主动给予建设性的回应。他们驱动自己前进的新的动力应该是健康的,永续的,透明的,向善的,负责的,诚信的,和社会友好相处的。这需要公司更好地理解社会的主流价值方向,把自身的商业利益与社会价值观有机结合,也需要公司的治理、团队建设、文化更符合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但愿黄光裕的倒下,能够让更多中国企业家引以为戒,坚定走在坦途之上。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