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财经时评 正文

唐学鹏:黄金“千年牛市”已然形成

来源: 21世纪网  作者: 唐学鹏   2010-05-18 18:04  编辑: 师向东


    近日,在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冲击下,几乎所有的股指、石油以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都出现了剧烈震荡甚至大幅下跌,只有黄金“逆势” 上涨,犀利地突破了此前1226美元/盎司的峰值记录,最高冲到1248美元/盎司。最颠覆性的是,黄金几乎解除了过去所有的关系或规律:例如以前美元和黄金并认为是负向的“跷跷板”关系,美元指数上冲到85.5的高位,黄金也创造出新的纪录;石油或者其他大宗商品(如铜)并认为跟黄金是“正向同步”的,这个“同步”关系也被解除了,石油从每桶89美元大幅下挫到79.8美元。简单地说,黄金是近期最耀眼的“明星”。

    黄金的涨势已经迫使高盛或者瑞银不断上调金价预期,前者认为今年黄金至少在1335美元以上,后者的数字则是1600美元。不过,对黄金的质疑依旧顽固,就像著名基金经理约翰. 保尔森说得那样“黄金的道路还很长,因为长期以来纸币体系都宣扬一种‘反金文化’”,各国政府都敌视黄金——几千年在货币市场竞争中的优胜者——对纸币体系的潜在威胁,凯恩斯说黄金是“野蛮的遗迹”,更多主流经济史学家颠倒黑白地认为“1929-1933年大萧条,金本位是重要的凶手、通缩的推手”,由于纸币体系浇灌一种像毒品一样缓慢且上瘾的“社会认知侵蚀”,导致很多人对黄金依然怀疑,他们将黄金列入这个时代“7大泡沫”之一。

    英国前首相布朗是典型的“反黄金主义者”,有趣的是,在黄金创出1248美元新纪录的时候,他因议会大选落败黯然辞职,这是双重羞辱,因为他担任财长的时候,最愚蠢的交易是在1999年将英国国库400吨黄金以254美元/盎司的价格卖掉了,这个价格是十年来黄金最低价,随后黄金步入了一轮大牛市。当时布朗认为黄金不计息,没有任何用处,他的卖出也使得英国黄金处于几十年来最低的水平,所以英镑的几年来持续贬值落下了“既没有产业支撑币值,也没有黄金担保币值”的笑柄。

    很多人认同“黄金泡沫”那是他们对黄金“一知半解”,即使很多gold bug也没有完全领会黄金的真义。黄金的确不计息,而纸币可以储蓄有利息,但黄金是有限的,不仅是存量有限,而且增量也是有限,黄金供应不会放大,甚至由于储量和采炼成本上升,导致黄金每年产量是逐年递减的。黄金被废黜走下货币神坛后,长期以来,黄金成了一种消费品,是中东富人和印度教佛徒的最爱。但是,黄金并不必然如此,它等待着“召唤”,它是真正的放之四海皆准的硬通货。

    “召唤”的条件很简单,就是纸币“毒瘾”的深度发作,无限的纸币流动性对应有限的、规则供应的黄金,同时经济和社会处于高度不稳定状态,人们的投资备受打击,并对纸币无度流入感到忧虑,购买房地产或者股票,害怕前途渺茫,社会不稳定让后续接盘者不够踊跃,现金为王持币待守又怕通胀回升、负利率不断吞噬购买力。社会虽然不稳定,但还不至于兵荒马乱、“备荒备战”,因为如果社会太乱,那么粮食等生活必备又成了首选,黄金退居次席。恰是满足这一系列微妙条件,黄金开始了波澜壮阔的“牛市之旅”。

     整个世界完全符合这些微妙条件。美国金融海啸导致各国拯救危机,不可思议地向市场注入天量流动性,将民间系统的负债转换成国家主权债务,然后希腊危机又引爆主权债务危机,欧洲陷入巨大麻烦。而最新公布的美国、日本债务数字都令人咂舌。通胀势头已经在快速全球蔓延,低利率政策主要经济体都不想改变,名义零利率或者实际负利率,几乎让黄金不计息不成为缺点。同时,一些国家因债务危机发生了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这些危机将会在其他国家潜伏、扩散、发作,但这些危机又不太像变成颠覆性的乱局。

    所以,这些微妙条件的成立,恰恰变成了黄金成为投资舞台“明星”,而且它的时限会非常长,这也是茫然的“后危机时代”典型特征。黄金在这个时候,它既可以看作是各国央行新的储备品种,也可以看作是避险的投资武器。中东出现了“ATM金条机”、黄金ETF规模越来越庞大、黄金保险库越来越多……而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尽管不愿意主动买金刺激金价,但他们却不断强化其逢低吸纳的“托盘者”印象。于是,黄金有拉升者(ETF),有 “托盘者”,也有尾随者,更有大时代背景的支持。毫无疑问,黄金的号角已经吹响,时代的命运正在编成。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