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每日论谈 正文

李季平:新一轮国进民退的社会成本

来源: 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作者: 李季平   2009-11-11 17:04  编辑: 师向东


  作为中国民间投资最为活跃的群体,温州人在2003年至2008年煤炭业最火的数年里,大举进入山西,以市价买下许多小煤矿。然而,这种市场化受让矿权的方式,在2009年遇上了政府主导的煤炭资源整合。在强势整合政策下,温州煤老板只有黯然退场,一个煤老板说,“不让你干了,有什么办法?”(《上海证券报》11月10日)

  这是到目前为止山西省整合煤炭资源所涉及到温州煤老板的最新报道,从该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煤老板对于因政府整合资源而选择退出的无奈和怨气。在我国经济体制向市场化路径不断推进的背景下,今年出现的以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山钢吞并日照钢铁以及中粮集团参股蒙牛乳业为代表的国有企业逼退民营、私有企业的行为,被称为新一轮的“国进民退”。

  对此,关于每个具体个例中的是是非非,此前媒体曾有大量报道,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政府决策部门对于此类兼并行为的思考和分析,应当跳出每个个案本身,有必要分析或者“核算”一下新一轮“国进民退”的社会成本。

  笔者认为,今年发生的新一轮国进民退现象,让整个社会付出最大、最直接的成本就是政府信誉降低。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地方政府的相关政策缺乏连续性,甚至前后出台的政策条款相矛盾。比如山西省的煤炭资源整合,当初在上世纪80年代实行的政策是“有水快流”,后来在企业改制时,正是出台了相关招商引资政策,才吸引民营企业的民间资本投入到资源开采领域。现在,因为矿难频发,而采取强制性整合政策,与当初吸引民间投资时的政策截然相反,这样的行为和具体操作结果,怎么能够体现政府的信誉?

  另一个方面是“国进民退”的行为,与国家鼓励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相悖。这次出现的山西煤炭资源整合政策,虽然地方政府都没有明确宣布禁止民营资本进入,但在具体操作中,对民营资本设置的门槛、赔付标准等,足以将民营资本阻拦在被整合后的强大国有企业之外。

  新一轮国进民退除了降低政府信誉以外,另一个不得不付出的社会成本就是严重挫伤民营企业做大做强的积极性。从大量媒体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日照钢铁的杜双华,还是蒙牛乳业的牛根生,可以说在中国的民营企业中,都是佼佼者,但是,即使这样的标杆式企业,当遇到和有政府背景的国有企业博弈时,仍然要“唯命是从”;还有,在这次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中,数百温州煤老板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尽管有浙江省、温州市官方据理力争,可到最后,民营资本仍然难以逃出撤出的命运。可以想像,那些大量处于二线、三线的民营企业,会从这类被国有企业整合、兼并的事件中吸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呢?即使有决心有实力把自己的民营企业做大做强,也会时常担心自己的企业会否遭遇同样的命运?“国进民退”的影响,不仅导致民营资本面临较大创业风险,同时也使一些地方政府把经济振兴的希望寄托在“傍”大型国有企业上,这样的思路与前几年一度实施的鼓励民营私有企业发展方针形成鲜明对比,此举,也在无形中影响了民营企业发展做大的积极性。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