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甘媒观点 > 西部商报 正文

黄河评论:预算保密与钓鱼执法有无关联?

来源: 西部商报  作者: □瞿方业   2009-10-27 16:09  编辑: 师向东


  广州市财政局开全国先河“解密”政府“账本”。推动这一举措的始作俑者李德涛也曾向上海市财政局提出预算公开申请。上海市财政局答复称,本部门预算属“国家机密”,不能公开。 (据《羊城晚报》)

  这是非常有戏剧性的结果。这种截然相反的结果,表现出地方政府在适用国家法律上的混乱和不统一,亟待通过立法来解决。

  财政预算应当继续成为国家秘密吗?当然不能。阳光财政早就是国际通例,建立阳光透明的政府已成社会共识。那么,公开财政预算,原本应当就是顺理成章的事。现行《预算法》规定,政府预算编制后经过国家立法机构审查批准后要“公布并组织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依照本条例第九条的规定,在各自职责范围内确定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具体内容”,其第四款中明确规定“财政预算、决算报告”属于重点公开信息。1989年实施的《保密法》也不再将国家财政计划、预算、决算及各种财务机密事项列为国家机密。这说明,将政府财政预算当成国家秘密,非常不合理,也有违法之嫌。

  包括上海市在内的一些地方政府,还在抱残守缺,要用小脚老太裹脚布一样古老而不合潮流的观念,继续将政府预算包裹起来,让公众看不到自己所纳税收是花在了什么地方。阳光财政是政治清明、预防腐化、保障民生财政的基础,从愿不愿公开政府财政预算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一些地方政府执政为民、打造民生政府和服务型政府的态度。

  说实话,将财政预算当成国家秘密与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地位非常不相称,上海在许多地方都在与国际接轨,为何在真正的国际潮流方面抱着如此排斥的态度呢?

  10月25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公布了“2009年第三季度地方应对网络舆情能力排行榜”,上海市交通行政执法部门“钓鱼执法”成为排行榜上十大“舆情热点事件”中最有损政府公信力的事件。如果将此事与将财政预算当成国家秘密的事件联系起来看,上海上榜“应对舆情能力排行榜”并获得“政府应对严重失当”并非偶然,而是与当地政府执政观念直接相关。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