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时评 > 每日论谈 正文

胡波:尊重那位博士生的退学选择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胡波   2009-10-23 16:08  编辑: 师向东


  因为无法忍受室友通宵玩游戏,北京理工大学理学院的08级博士张南(化名)请求学校调换宿舍,一个月后仍未调换成。10月14日,27岁的张南在学校网上发帖,声明将绝食三天后退学。16日,张南向学校提交退学申请书,学院同意盖章。校方证实,张南的确正在办理退学手续。(综合近日媒体报道)

  看到这样的新闻,每个人的反应不一。有的人喜欢杞人忧天,把个别案例扩大化,大声疾呼博士生退学是谁的悲哀?或者问责博士生绝食后退学谁之过?这样类似的反问都会蒙蔽我们的双眼,让我们不禁带着偏见地发问:现在的博士生都怎么了?博士生的心理是不是都有问题?这样的疑问,无疑又是在用个别的案例来概括整个博士生队伍。

  也有人会抱怨博士生由于所处的年龄段,各种压力积聚起来过大,急需减压。其实,要说压力,每个行业的压力都不小,曾经有人统计过,矿工的压力是各种职业中排行老大。警察、高校年轻教师、中小学教师哪个职业的压力又小?每个人又因为所处的环境不同,面对的问题不同,笼统地说“压力大”有逃避之嫌。博士生因为其学历最高,出了问题,很惹媒体的眼球,是媒体追踪报道的好题材。

  一个27岁的博士,作出退学的决定,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舍友打游戏影响他睡觉这么简单,我们也没必要动不动就去怀疑当代大学生的沟通能力,忧虑大学生的人际交往,进而指点如何与人更好地沟通。应该相信这位博士足以为自己的将来负责,选择退学终究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结果。

  去年4月,国务院学位办主任杨玉良透露,2008年中国大陆拥有博士授权资格的高校超过310所,美国只有253所。2007年,我国博士人数超过5万人,2008年这一数字继续上升,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家。《中国青年报》7月28日对当前国内博士生教育做了调查,59.2%的人认为,人们读博是为了在评职称和晋升上更有竞争力,50.6%的人感到现在的博士越来越多,已经不稀罕了,博士生教育业早已成为高等教育“职业化”的牺牲品。大学从精英教育到大众教育的转变过程中,“北大才子卖肉”、“清华博士修车”、“大学生洗脚妹”等等都已经进入我们的视线并为我们所接受,舆论环境越来越宽容。所以,也请尊重那位博士生的退学选择。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